Anivia

『白龙希瓦』~第二章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希瓦的体型和知识也在同步增长,他背后和下半身的翅芽已经发育完全,长成了和白龙希斯类似、犹如昆虫薄羽一样的翅膀,经过连续的锻炼,希瓦已经可以自由地在半空中飞行和飘浮了,但这畸形的身体却让希瓦难以在地面上行走。

虽然难以像人类那样行走,但对结晶魔法的学习却使希瓦受益良多,因此希瓦现在经常一整天钉在图书馆的一个地方不挪地,所以对于行走的需求反而没有那么执着了。

白龙希斯似乎也逐渐对这个「儿子」放下了戒心,甚至让希瓦搬出了地牢,住进了公爵书库中一个闲置的房间中,并指派了一个六眼传道者和四个蛇人仆从专门照顾希瓦的生活起居,不过究其原因,大概是希瓦学会了在这样一个喜怒无常、又手握生杀大权的「父亲」身边,应该怎样生活、表现出怎样的姿态。

 

这天,白龙希斯突然受到王城的传召,于是吩咐希瓦,准备一起前往王城亚诺尔隆德。

 

在仆从们的簇拥下,希斯和希瓦这对「父子」一起展开翅膀,向王城飞去,这还是希瓦第一次「看」到希斯的飞行,姿态非常优美。

当然,要是希瓦能够看到希斯翅膀那绚丽的色彩,一定会更着迷的。

在飞去王城的路上,希瓦还感受到了两股强大的灵魂力量正在向王城靠近,其中一个给希瓦的感觉是犹如燃烧般的灼热;而另一个则是犹如死亡般的寂灭……希瓦大概能猜出来是谁了……

 

跟着希斯进入亚诺尔隆德的大殿,希瓦感受到了王座上那犹如太阳般耀眼的灵魂力量——太阳王葛温,此时的葛温还没有成为乌薪王,因此在希瓦的感知中,呈现出的形象是一个满脸胡须、但仍然孔武有力的老人。



在葛温的王座下,站着几个希瓦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猎龙者」翁斯坦、「鹰眼」戈夫、和「狼骑士」亚尔特留斯,葛温的王下四骑士。



不过,希瓦似乎没有在这些人中找到「王之刃」基亚兰、「坚石」哈维尔和「侩子手」斯摩的身影。

不过仔细想想,基亚兰是在黑暗中为葛温刺杀敌人的秘密工作者,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是不方便随意现身的;

「坚石」哈维尔虽然是葛温的老战友,但他如此憎恨白龙希斯,今天希斯必须出席的场合,他是肯定不会来的,甚至有可能……他已经被白龙希斯设计驱逐或囚禁了……

至于「侩子手」斯摩……估计他现在还没有出人头地,亦或是葛温讨厌他那种嗜血的性格,所以没有传唤他前来吧……

后来的两个拥有巨大力量的灵魂也抵达了大殿,正如希瓦所推测的那样,他们是与太阳王葛温一起获得了原初四王魂、并协助葛温击溃了不朽古龙的两大强者——伊札里斯的魔女、墓王尼特。

墓王尼特的身边跟着几个小骷髅,他那异化成刀刃的手臂被他藏在身体散发出的黑雾瘴气中;


而伊札里斯的魔女的则被她的女儿们簇拥着,她们都把自己包裹在厚重的缠金黑袍里,希瓦甚至都感知不到她们斗篷下的容貌,克拉娜、克拉格和白蜘蛛小姐也在其中吗?




但希瓦此时的心中充满了激动,根本无法考虑这些问题,因为他居然亲身经历了同这么多位远古神明共聚一堂的情形!要是将来能遇到罗德兰甚至洛斯里克的人类,那这件事简直可以跟他们吹一辈子!

只不过……希瓦只恨自己和白龙一样是瞎子,无法用「眼睛」看到他们,只能不断地用精神来感知那黑白灰的、概念一般的图像……

 

「太阳王哟,汝呼唤吾和魔女前来,所为何事?」

墓王尼特率先发话,那声音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轰鸣,让希瓦胆战心惊。

身为不死者之王的尼特对生者的一切漠不关心、只想在地下墓穴中沉睡,此番若不是葛温的邀请,尼特恐怕都不会从棺材里起身。

 

「吾昔日的战友们啊,想必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如今初火的力量越来越衰弱,还有那在罗德兰迅速扩散的不死人诅咒,吾等当初一手建立起来的火之世界,已经开始受到严重威胁了……所以,吾才会找各位来,商量对策。」

葛温说明了他的来意。但希瓦却感到纳闷,他当初作为哈克跟随葛温德林的时候,可从没听说过葛温在传火前,找过尼特和魔女来商量对策这样的事情啊……难道是因为自己如今作为白龙原本不存在的儿子出现,导致罗德兰的历史发生了变动?传说中的「蝴蝶效应」?不过真要说「蝴蝶效应」,估计自己出生前就已经开始了,毕竟葛温德林也没有提到过白龙希斯制造过克隆体啊!

 

「太阳王言下之意,就是让吾等交出王魂,重新投入初火中?」

伊札里斯的魔女也发话了,她的语气听起来明显对葛温的想法有质疑。

 

葛温也顺势表达了他的意见——

「没错,既然吾等是在初火的附近得到了这三个王魂,而在初火已经日渐衰弱的现在,也许也只有用吾等的王魂重新投入原初火炉中,才能让初火再次燃起……」

 

「可吾等当初得到的是四个王魂,最后一个矮人得到的「黑暗之魂」分散在如今的人类体内,这要如何找回?再者,即便吾等集齐了四王魂,投入原初的火炉,也不一定能保证让初火重燃,到时,吾等都会失去现在的力量,岂非得不偿失?」

伊札里斯的魔女表达了她的质疑,但她也试图用自己的想法来劝说葛温。

「太阳王,你别忘了,吾乃掌管混沌之火的魔女,是吾辈四王魂中力量与初火最为接近的力量,如果吾等将现有的王魂集结起来,然后由吾重新创造一个能够取代初火的火焰,岂非更为妥善的措施?」

 

希瓦在一旁听着,他知道,伊札里斯魔女的实验必定会失败,而且造成的灾难不仅会殃及罗德兰,更会造成她们母女和整个混沌恶魔族群的悲剧。

尽管恶魔的诞生本就是一个错误,但想到几个世纪之后,老恶魔王和恶魔王子为了维持恶魔一族最后的荣耀而做出的抗争,就让希瓦感到扼腕叹息。

于是,希瓦上前一步,想要劝阻老魔女放弃这个疯狂的想法。

但白龙希斯似乎是察觉到了希瓦有什么小动作,于是抢先对希瓦施加了强大的精神威压,勒令希瓦退下。

在希斯的怒火下,希瓦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地退下,离开了大殿,葛温他们接下来的对话,希瓦没有听到,也不想听到。

 

难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吗?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并且记得将会发生的一切,但却无力去制止……哪怕只是一句小小的劝阻……

希瓦对于自己的弱小感到非常的失望,如果自己就是希斯,那在刚才那个场面上,他就可以劝阻老魔女了……

希瓦越想越觉得气恼,索性张开翅膀飞了出去,今天王城的治安似乎比较松散,一路上没见到几个银骑士和石像鬼,而且当他们看见希瓦那和白龙公爵类似的外表,也就没有对希瓦多加阻拦,希瓦也没在意,结果居然在无意间飞进了王城的内部。

希瓦飞得有点累了,于是降落下来,全然没有注意到背后对他慢慢拉开的一张弓……

 

「汝为何人?!竟敢擅闯葛温大王的禁地!」

 

一个清脆却严肃的声音从希瓦的背后传来,希斯立刻感知到他背后正对着他张弓搭箭的那个少年。

尽管还没有戴上那个太阳一般耀眼却沉重的黄金王冠,但那少年手中的暗月之弓,和裙摆下露出的蛇,都彻底彰显了他的身份——黯影太阳·葛温德林!

上次见面,希瓦还是对方的名为「哈克」的骑士,而现在,对于面前的葛温德林而言,自己只是一头陌生的古龙……

希瓦努力抑制着自己想要冲上去拥抱对方的冲动,他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这个时间点,见到葛温德林。

葛温德林不仅是希瓦最重要的人,也是他最心疼的人,因为兄长、姐姐和父亲的相继离去,这个瘦弱而又自卑的少年,独自一人承担起了葛温神族所有的责任,甚至坚持要用姐姐葛温艾薇雅的幻象来维持神族那早已腐朽的统治……最终被自己的手下背叛,被那肮脏的渎神者吞噬……

 

希瓦想,如果注定无法阻止老魔女那样的悲剧,那至少,也要保护好他最重要的葛温德林……

 

「我是白龙公爵希斯之子,希瓦,只是……被自己的父亲赶出来了……大概是我又做了什么惹父亲不高兴的事吧……」

希瓦失落地看向会议厅,他的记忆告诉他,葛温德林自己一直不被父亲重视,而且对于被放逐的兄长一直都怀着别样的感情,自己现在的处境应该很有可能勾起葛温德林「同病相怜」的怜悯之情。

 

葛温德林似乎是被希瓦的处境给打动了,于是放下了手中的暗月弓,问道——

「汝……为何会来到这里?」

 

「我不知道……我被父亲赶出来之后,不知道该去哪里,路上的卫兵也没有拦着我……然后我就迷路了……你能帮帮我吗?」

希瓦继续装傻装可怜,虽然这样可能有点不厚道,但希瓦更不希望葛温德林会因为误会而对自己产生敌意。

 

葛温德林叹了口气——

「葛温大王正在和重要的人议事,现在出去会打扰到他们的……既然你是公爵的儿子,那不如就由我来陪你参观一下亚诺尔隆德吧……」

 

希瓦感觉有点受宠若惊,那个性格内向的葛温德林居然主动要求和他一起参观王城?

是因为太寂寞的缘故吗?从进入王城起,希瓦就没有见到过那位号称「战神」的太阳长子,或者说……连他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是已经被放逐了吗?

这样的话,葛温德林看上去这么寂寞,大概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葛温德林领着希瓦在王城转了好一圈,可能是因为两人(龙?)的腿部不太适合行走,于是葛温德林就试着拉上希瓦一起传送,但无奈希瓦的体型相比起人形的葛温德林,还是有些过于高大了。

于是,希瓦索性背着葛温德林翱翔在王城上空,上下翻飞,原本的王城参观,结果却变得好像两个小孩子在玩闹一样欢快。

玩耍持续了好长时间,最后,玩累了的两人坐在王城教堂的柱梁上,葛温德林腿上的蛇和希瓦的六个小头都耷拉着,随着他们摆动的腿部悬空吊挂着。

 

「今天玩得真开心啊!」

希瓦感觉很开心,因为谁能想到,这个陪着他疯玩的少年,多年后将会成为一人扛起传火大业的暗月之神呢?

不过,一旦想到那时,葛温德林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能像现在笑得这么开心了……希瓦就又感到一阵揪心。



「是啊,好久没有这样玩过了……糟了!父亲!父亲会发现我们的!」

葛温德林紧张起来,结果慌乱中,葛温德林腿上的蛇头和希瓦的六个小龙头碰到了一起,这让本就敏感的两人愣住了半晌,然后赶紧扭过头去,但是小小的蛇头却仍然试探性地缠绕在一起。

 

如果古龙的皮肤和人类一样敏感,那现在葛温德林肯定会看到希瓦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能够这样触碰葛温德林,希瓦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甚至觉得,如果这真的是一个梦,就让自己永远不要醒来吧……

 

「葛温德林!你们在上面干什么?!」

就在葛温德林和希瓦愣神的功夫,从会议厅出来的葛温和白龙希斯已经发现了他们,吓得葛温德林赶紧想要传送,但一不留神摔了下去,幸好希瓦的反应够快,用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在空中接住了葛温德林,并且扇动着翅膀缓缓地降落到了地面上。

 

虽然白龙希斯看上去很生气,但葛温看在只是两个小孩子在玩闹,而且也没出什么事,就让希斯回去不要重罚希瓦了。

 

「谢谢你,希瓦,你的翅膀很漂亮!」

在希瓦离开王城之前,葛温德林这样对希瓦这样说道。

 

希瓦感到有点哭笑不得,自己的翅膀再美丽又有什么用?自己是瞎子,欣赏不到这种美啊……

 

回到公爵书库,希斯立刻换了一副嘴脸——

「你今天是想搞什么小动作?!」

 

「父亲,您应该清楚,伊札里斯的魔女的实验必定会失败的,如果我们不劝阻她……」

 

「劝阻?劝阻她不要妄想制造第二个初火?这对我们的永生计划有什么意义吗?」

白龙的反问冷冰冰的,并且携带着强大的精神威压,没有一丝感情,希瓦却意外地没有感觉失望之类情绪,因为他早就知道,白龙希斯,就是这样的一个利己主义者。

 

这样想着,希瓦也不打算继续争辩了——

「我明白了,父亲,今后我不会做和我们的永生大业无关的事了……」

 

「你知道就好!」

白龙的精神威压再一次传来,但希瓦却不再感到头疼欲裂了,看来这段时间被白龙的精神威压轮番轰炸,已经让他适应了这种「大嗓门」了……


(未完待续)

黑暗之魂系列的古龙们!

(腐龙、风暴龙、古老飞龙、海尔凯特飞龙、七头蛇、双头蛇蜥、黑暗大蛇、还有蛇人等一起哭晕在厕所……)

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


转自D站——

In a world... Where the First Flame Endures, where the Nameless King (here named Gwyntaran), manages to overthrow Gwyn and rules a united Lordran, one that incorporates gods, dragons and humans in "relative" harmony. 


Since the First Flame doesn't fade, Gwyn, after a LOT of time has passed, became increasingly megalomaniacal as there was nothing left to keep him grounded. Gwyn became increasingly more ambitious, and wanted to make sure that all the kingdoms of the world was under his thumb, directly or indirectly.


One method was included his firstborn into a political marriage with one of the daughters of Izalith, tying the two nations into one state. Gwyn specifically wanted him to be wed to the daughter who managed to create an an entirely new form of fire magic, one without need of a catalyst, Quelana. In his mind, not only would it tie Anor Londo to Izalith, the combined might of the Heir to the Lightning and the Mother of Pyromancy should dissuade any challengers for succession, just in case anything were to happen to him.


The plan worked... and promptly blew up in Gwyn's face.


In this AU, as Gwyn's change from "Firm, but otherwise good ruler" to "My way goes or else" is a lot more gradual (and escalating), it gives other characters much more time to reevaluate their opinions on him, and so NK would have a lot more supporters besides the dragons. As Gywn antagonizes more people, and using his own family for ultimately less-than-noble purposes (coughFilianoreintheRingedCitycough), Ornstein this time, follows his first friend and mentor, and serves as Captain of the Guard in the new regime.


However, many still stick with the old ways, and others never forgave the Firstborn for allying himself with the dragons (whom, if they were still top dog, Anor Londo wouldn't even exist) and ousting his father (kinslayer they call him), thus many Silver Knights and other member's of the original army left rather than serve the 'usurper'.


Due to this lack of manpower, the Firstborn begins his plan of incorporating humans into the military mix... Including giving his blessing to a knight to found his own covenant... Dedicated to both him and some good old jolly cooperation.

——(分割线)——

如果能够所有的选择都可以重来,他们会不会有一个幸福美好的结局?

(´;ω;`)

年轻的rush hunter——【烈风】玛格力


多年前的大怪兽rush同人人设,玛格纳的儿子……


在人设和剧情上多处“借鉴”了《龙背上的骑兵3》的四妹Four和二姐Two……


唉,那时候啥都不懂,不晓得这其实已经属于侵权甚至抄袭行为了……


今天拿这个人设作为无线稿的厚涂练习,希望能搏各位一笑吧……

【脑洞+恶搞】

哆啦A梦和大雄~梦境王国的魔法战记!

前段时间回顾了一下几个剧场版和新番,发现了好多日式RPG的元素,而且特别有趣……
总感觉哆啦A梦系列不用这些题材做一期大长篇、或者周边游戏真是可惜了……

于是我决定来脑洞一下,如果给哆啦A梦制作一款RPG游戏……

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故事呢?

之前有人跟我说,我画的葛温德林很像手办?

后来观察了一下,应该是蛇蛇们没有上明暗,所以造成了画面别扭的情况,所以今天修改了一下;

同时我也发现,画面里好像少了什么……

没错!就是月光蝶!

于是加上了背景和配饰之后,画面感觉好多了!

(`・ω・´)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

主角「希瓦」的外观设定图。

第一张是没有上色、去掉翅膀的结构草稿;

初设时因为计算错误,所以尾巴被设计成了九条,所以目前已经修正了这个错误;

第一张中,蓝色的圈圈是翅膀生长出的位置;

『白龙希瓦』~第一章

「呜……」

哈克逐渐感到自己恢复了意识,是再一次的,从北方不死院醒来了吗?

他下意识地活动了下手脚,却发现自己被密封在一个漆黑狭窄的容器中,难道是从无主墓地醒来了?

但这容器的内部好像是椭圆形的,而且容器内壁上好像还充满了粘稠的液体,怎么想都不可能是无主墓地的石头棺材,但更重要的是——哈克现在甚至连自己的眼睛都感受不到了。

哈克下意识地有些害怕,他现在好像根本无法将身体完全展开,必须弯腰,将整个身体蜷缩起来才行,但这实在是太不舒服了,于是他开始尝试晃动这个球体,希望能够将其打破。

 

「安静点!」


 

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哈克的脑海里响起,这个声音甚至不是以任何一种语言的形式的出现的,而是以一种指令、概念的感觉出现的,并且,这个声音夹带着巨大的威压,让哈克几乎透不过气来,他试着去寻找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脑海中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天鹅般修长的脖颈,背后那昆虫般的膜翅……



「这是……白龙希斯?!可是……为什么……」

还没等哈克细想,白龙的精神冲击再一次放出,这一次夹杂着巨大的信息,一股脑地注入他的意识中,令他的大脑疼得快要炸裂了,几乎昏死过去。

幸运的是,白龙在释放出第二次精神冲击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至少哈克是这样感知到的。

在休息了一会以后,哈克尝试着读取白龙塞到他脑子里的那些信息……

自己现在是白龙用自己的血和一部分灵魂,融到一只湖兽(七头蛇)的身体里创造的克隆体;

自己是白龙希斯培养来用于更换的身体;

自己现在还在蛋里面,并且旁边有很多兄弟姐妹也是这个状态;

自己现在应该安静;

……

哈克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在做梦,他试着拧了一下自己的腰部,有疼痛的感觉,似乎不是做梦呢,但却没有突然清醒的感觉,是因为被闷在蛋里,还没有接触空气的缘故吗?

难道说,这次,自己终于跳出了不死人的轮回,迎来了新生?

哈克冷静了下来,开始试着探索周围的环境。

哈克记得,白龙希斯是个瞎子,或者说,白龙天生就没有眼球甚至是眼窝的结构,哈克如今的身体既然是白龙的克隆体,那肯定也是没有眼睛的。



 

但是白龙却能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于是,哈克开始试着用之前感受到白龙释放的精神冲击的感觉,反向地去感知周围的环境。

哈克现在透过这种精神探知,能够「看」到的景象,也只有超声波成像和热成像那样的图形,以及这些被感知到的物体所反馈的数据。周围的一切都是黑白灰的,没有色彩,不,甚至更苍白,仿佛周遭的一切都是一个概念、一堆数据……

不过,借此,哈克也清楚了自己周围的东西——他现在,正和好几个同样处在蛋里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处于一具湖兽的尸体里!

 

按照白龙希斯所灌输的信息,如果是白龙用自己的基因结合这头湖兽诞生了他们,那么,如果按照人类的概念……这个湖兽,是他们的「母亲」,而白龙希斯,是他们的……「父亲」……

 

 

哈克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有点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的认知中,白龙希斯和这个湖兽,不过是赋予了他现在这副皮囊的基因提供者而已……

不过,从白龙的意思来看,他也没有把哈克等这些克隆体当作「孩子」的想法,自己和这些「兄弟姐妹」,在他的眼中,都只是备用的容器和道具而已。

 

「不管是从血脉还是从亲情上都完全没有的一家人呢……」

哈克想想都觉得可笑,但他也想到,既然这个「父亲」对他们没有感情,那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之间是否会有所谓的感情呢?

 

哈克开始尝试着用和白龙类似的动作呼唤那些「兄弟姐妹」。

 

「你是谁?」

经过反复尝试,离哈克最近的那个蛋终于传来了回应,声音好像很纤细,应该是个龙姑娘吧?

 

哈克刚想回答对方,但考虑到目前还不清楚对方对自己的态度,而且听葛温德林说过,不朽古龙通常都会有掌握对方「真名」的情况下彻底支配对方这样的能力,被知道了名字就危险了。

 

「……我是希瓦,是你的兄弟。」

希瓦是哈克曾经的化名,是他当初第一次踏上传火之旅时,见过的那位东国武士「芝」的音译名,这样,对方即便掌握了这个名字,也无法掌握哈克的真名。

「你叫什么名字?」

哈克反问对方。

 

「……我没有名字,我们都没有名字,我们都是希斯的容器……」

 

听到了这个信息,哈克知道,跟这个「姐妹」应该是没有什么交流的价值了,白龙希斯大概是在那个精神的冲击中将他们全部洗脑了,毕竟一个刚刚诞生的生命,如果没有像哈克那样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那绝对会被白龙那命令一样的声音给洗脑的……

 

哈克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办,似乎也不知道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而且现在感觉很疲惫……

就这样,过了几天,白龙希斯似乎又在湖兽的尸体附近转悠了,哈克在想,是不是这几天他们都要破壳了?不然以白龙之前表现出的性格,现在是断不会对哈克他们这些「孩子」如此上心的……不过,按照这种推测……那么现在自己和旁边这群「兄弟姐妹」们,身体结构什么的,应该也已经基本成型了……

想到这里,哈克开始尝试着探知自己的模样……

传回大脑的影像里,自己现在的模样,至少上半身,就是一头翻版的白龙希斯,只是背上的翅膀还没有发育完全,还是柔嫩的翅芽;

而下半身则是湖兽的身体,七条长长的尾巴几乎占据了蛋内的大部分面积,犹如深海鱿鱼的触腕一样披散在蛋的内壁上;

但仍然保留了许多白龙希斯的部分,比如那两条作为腿部的触手、还有许多和自己背部一样的小翅芽,大概当自己长成之后,身上会有许许多多的翅膀吧;

而在两个身体部位的连接点——腰部,六个小小的蛇头环绕着自己,通过仔细观察,这六个小头其实也是白龙希斯的头部模样,没有眼睛和鳞片、光滑的皮肤,只是没有自己的主头那样华丽的颈饰和鳍罢了,并且,通过仔细观察,这六个小头似乎是完全听从自己的指令来做出动作的,甚至自己现在所使用的「精神感知」也是自己和这六个小头共同感知的成果,也就是说,哈克和这六个头是一体的、共享一个意识的。

那其它的「兄弟姐妹」呢?

哈克开始尝试去探知「兄弟姐妹」们的模样,却发现他们的身体结构和自己不尽相同,比如离自己最近、还跟自己搭过话的那个「姐妹」,它多出来的六个头和主头一样长在脖子上,和主头簇拥在一起,不知道这会不会发生自我意识的紊乱,想想还真是有点心疼这个「姐妹」呢……

最小的那个「兄弟」也成型了,它的模样更奇葩,六个小头和尾巴融为一体,那滑稽可爱的样子让希瓦感受到了久违的愉快……

但是,在哈克的仔细观察下,他确认了,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兄弟姐妹」们,都没有古龙的石质龙鳞……真不知道白龙希斯会不会一怒之下把他们全杀了,毕竟以这个「父亲」喜怒无常的性格,他是真的有可能这么做,所以,哈克现在要确保的,就是自己不会在白龙的盛怒之下被处理掉……

哈克正紧张地思索着,但旁边那个「姐妹」的蛋壳却被强行打开了,白龙希斯将那个幼小的克隆体捏在手里(如果前爪能算手的话),观察了一圈。

  

「没有龙鳞!又没有龙鳞!」

白龙希斯似乎是因为失败而愤怒地咆哮着,同时将那个弱小到无法反抗的克隆体捏死,然后狠狠地拍在地上。

之前和自己还说过话的「姐妹」,转眼间就成了一滩肉酱,哈克感到心惊肉跳,但这还不算完,因为白龙希斯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守卫,把这堆垃圾处理掉!」

 

一群结晶活尸走过来,开始用它们手中的结晶武器疯狂地劈砍着湖兽的尸体,连同里面的蛋一起切成了肉酱。

希瓦的脑海中不断地传来惨叫、哀嚎的声音,希瓦的这些「兄弟姐妹」有的还没有成形,但它们已经本能地有了求生的欲望,然而这微弱的力量在结晶活尸的刀刃下显得不堪一击,之前还算完整的湖兽尸体已经看不出原样了,完全变成了一滩烂肉,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蛋液和没来得及逃出来、已经变成碎肉的克隆体,可就算它们逃出了湖兽的尸体,结晶活尸们的武器还是会将它们砸成肉泥……

哈克害怕急了,他开始奋力地破开蛋壳、撕开湖兽的皮肉,一边躲避着结晶活尸的攻击,一边用精神大声地呼唤着「父亲!别杀我!我可以给你带来永生!」这个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哈克的呼唤真的起了作用,白龙希斯命令结晶活尸们停手,亲自将哈克从那一滩烂肉里挖了出来,捏在手心里,这让希瓦感觉有点透不过气来。



 

「说,你的方法是什么,否则你同样要死!」

白龙希斯一边对哈克施加强烈的精神威压,一边将手一点点地收紧。

 

「父亲,您出身于古龙一族……自然应该知道永生古龙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哈克努力地辩解着。

「古龙们……是将自己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最终成为石身,也就是说,古龙们是将「生命」寄托在那无机的岩石上,所以,父亲您不断地制造克隆体,试图用有机的肉身来获得永生,本身就是错误的啊……」

 

「古龙……我天生没有古龙的石鳞,怎么将「生命」托付在上面?你是在故意挖苦我吗?!小崽子!」

白龙希斯突然猛地将手收紧了一圈,哈克感觉自己的脊椎快要断了,胸口仿佛也要爆炸一般难受……

 

「父亲,你没有石质龙鳞……但您……却发现了原始结晶,并且自己创造了结晶魔法,那您为什么不尝试用您的最引以为傲的结晶来代替龙鳞,将生命力和灵魂转移到结晶中……这样……不就可以获得……永生了吗?」

哈克感觉白龙的手越收越紧,自己难受得快死了,只好努力抓住最后的机会来辩解。



 

嘛,死了也没办法,说不定死了之后,就彻底解脱了,大不了再回到那无尽的传火轮回中,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要怎么做就看白龙希斯的选择了。

 

「呵,幼稚的想法。」

白龙希斯虽然这样说着,但手却已经松开了。

「但这想法很有意思,足够你保命了。」

 

哈克松了一口气,本以为危机已经过去了,然而白龙冷不防来了一句——

「你那天和其它的实验品说话了吧?还说了你的名字叫「希瓦」?」

 

哈克心中一惊,原来白龙一直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不过这也难怪,白龙希斯怎么说也是古龙一族、太阳王葛温亲封的公爵,拥有一部分王的灵魂,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强者,自己的这点小动作想骗过他,那也太痴心妄想了。

 

「父亲的名字是「希斯」,我是您的孩子,那肯定也是要以「希」开头啊,是父亲您灌输给我的信息让我获得了自己的意志,所以我会永远跟随您的。」

哈克目前也只能用这样的说辞表达一下忠心了。

「父亲,您既然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与其浪费力气杀了我,不如让我来帮您完成永生的愿望,如何?」

 

「那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儿子,「希瓦」,你将会全心全意的帮助我,完成永生的夙愿!!!」

这个声音并不是白龙的自言自语或者随口一说,而是和之前一样的精神冲击,强行将这些命令灌进哈克的大脑中,这一次的精神控制似乎比之前都要强,甚至差点将「哈克」这个名字和其包含的记忆也一并抹去了,并加强了「希瓦」这个名字的意义,仿佛「希瓦」才是这个灵魂真正的名字,而「哈克」才是那个为了伪装而编织的假名。

 

「我是……「希瓦」……」

哈克,或者说希瓦,拼尽全力在白龙的精神冲击下,保留了他关于葛温德林等一些重要之人的记忆。

因为不管是对于过去的哈克,还是现在的希瓦,他作为一个突然出现的局外者,有些事只有他能做到。

 

「从明天开始,我会传授你结晶魔法。」

白龙希斯转过身对希瓦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并且命令蛇人仆从们帮希瓦清理掉身上的血污,并带希瓦下去休息。



 

希瓦被蛇人仆从们带到了一个闲置的房间中,给了希瓦一些灵魂,并将房间从外面反锁了起来。

希瓦向周围进行精神感知后,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似乎是处于一个充满失败品的地牢中,可能是因为地牢内部长年不见阳光,希瓦周围感觉有点冷,他不由得抱住了自己的肩膀,六个小头也和身体簇拥在一起取暖;

关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和希瓦一样,是白龙用自己的血和各种古龙后裔结合产生的克隆体,希瓦甚至感知到几个长着飞龙翅膀和蛇人脑袋的怪物,但在这地牢中关了这么久,它们基本上都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而且有些因为伤口化脓却无人打理,已经发出腐烂的恶臭味。

难道自己也会是这个下场?

希瓦试图继续探知,但在探知范围达到地牢的墙壁时,希瓦却感觉到自己的「心眼」被一种强大的力量阻挡了,是白龙希斯在墙壁上设下的反探知魔法吗?

看来白龙对自己还是不够信任啊……至于蛇人仆从给的这些灵魂……希瓦试着将这些灵魂吞了下去,虽然没有什么味道,但最起码获得了饱腹感。

原来龙族是吃灵魂的吗?或者说只有白龙和他的克隆体是这样?毕竟不死人们只会喝原素瓶、神族亲自抚养的黑龙米狄尔所吞食的也是「黑暗」这种根本算不上正常食物的东西,自己以灵魂为食也就不奇怪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希瓦每天早上都会在蛇人仆从的带领下来到白龙希斯身边,学习那有些难懂、但非常有趣的结晶魔法,然后在黄昏时分,蛇人仆从们会将希瓦带回他的房间。

白龙希斯的身边总是跟着很多戴着六眼面具的传道者,他们会为白龙公爵的大书库收集各种各样的魔法知识,而现在,他们也会在希瓦需要查阅资料的时候,为希瓦提供帮助。

在这些六眼传道者的诉说中,希瓦学会了很多事,比如白龙希斯虽然主修结晶魔法,但这个世界的魔法可不是白龙的结晶魔法一家独大,乌拉席露的黄金魔法、彼海姆龙学院的灵魂魔法、作为混沌咒术前身的火焰魔法、来自深渊和幽邃的暗术、甚至暗月之神葛温德林所掌管的暗月奇迹也能算是一种特殊的魔法……这些丰富有趣的知识,让希瓦在学习的时候几乎可以忘记现在的处境。

 

「如果能够把这些魔法都学会,那该能有多好啊……」

 

毕竟在希瓦的记忆中,这些神奇的魔法技艺,后来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失传了,希瓦希望,既然自己来到了这里,获得了一个新的身份,那不仅要拯救那些对自己重要的人,也要让这些魔法的技艺传承下去。

 

在学习魔法的同时,希瓦逐渐掌握了现在这副身体的运动神经,包括如何运动翅膀和那六个多出来的头,也逐渐适应了吞食灵魂的代谢方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魂没有剩余的杂质,这么长时间里希瓦居然没有出现排泄的需求。

至于其它笼子里的「同胞」,它们似乎都需要吃别的东西,但吸收营养的效率太差,都在苟延残喘着,不时的就会有几只死掉,蛇人仆从们就会像处理垃圾一样把这些没死之前就已经开始腐烂的躯体丢到下水道里去。

在此期间,希瓦先前觉得很像壬龙的那个「小兄弟」也被送到了希瓦牢房的附近,但这个小家伙似乎总是处在极度紧张恐惧的状态,送来的灵魂它根本不肯吃,希瓦也试图安抚过它几次,但每次用「心眼」发出的信息都被这小家伙挡了回来,反复几次之后,希瓦也不再管它了,到了第三天,小家伙终于在痛苦和恐慌的极端情绪中死去了。

希瓦感知着蛇人仆从们把他的「小兄弟」的尸体像之前那些克隆体的尸体一样,从牢房里拖走、最后抛进下水道里的过程,按理说,物伤其类,毕竟是曾经在一个肚子里出来的,希瓦应该会有一点难过,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感知到的影像只是一个概念,还是因为关于过去的记忆让希瓦没有对现在身份的认同感,希瓦的内心没有一丝波动,没有心痛的感觉……或者说,他这个白龙的克隆体从生理结构上就是没有心脏的?亦或是他们古龙一族本身就没有七情六欲?甚至没有对同类的怜悯?否则古龙也不会将无鳞的希斯当作异类排斥,希斯也不会背叛、最终灭亡了古龙……

没错,希瓦现在是比人类更强大的物种——古龙,而且还能够学习强大的结晶魔法,只是……如果古龙都是像这样只能依靠精神探知来感受一个黑白灰的世界、对同类的死亡毫无反应、甚至连吃东西都这样没有实感,希瓦原本作为「人」的部分,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失呢……

嘛,这种事情,现在没有人会知道啦……

(未完待续)